沒想到這個要求被接受了。在一兩週前向母親有意無意的提起想要讓JS來家裡沙發衝浪,受我影響的母親想法日益開放以及國際化,加上近日常常聽聞朋友的孩子怎麼樣自身出國打工度假、如何在不同國家來去自如,於是毫無困難母親爽快的答應了,父親則是沒有意見。而意料之外的是守舊至極甚至連房客想來租房都要受到百般刁難身家調查的爺奶,竟然也在我的解釋與詢問之下答應了,雖然開心但事情順利的讓我覺得有些不對勁。我事先安排好簡單的行程,並且附上地圖以免屆時出糗迷路另外也傳了一份給他,PDF檔讓他覺得我太認真了呵。他要來的那天上午,我耳邊盡是Lucy跟Buster輪流發問他幾歲你們怎麼認識他哪時候要來他住哪他家在哪工作室什麼等等等,將要問地永無止境似的。好笑的是,除了我跟JS以外,其餘的閒雜人等都很緊張。

不巧康芮颱風剛過又碰上厚重雲層籠罩全台,整個週末都是陰雨天。週六下午收到他搭上火車一小時候會抵達的訊息,便到火車站等著接他。街頭藝人彈吉他演唱為慈善機構募款,約莫百人之中才會有一人將口袋的零錢掏出樂捐,但拿著募款箱主動出擊的志工收穫倒是好很多,我將我方才買完軟糖剩餘的零錢都給了其中一個向我遊說將要資助非洲貧苦孩童念書的機構,結果過了不久又來了資助台灣偏遠鄉區孩子學習資源的單位,由於沒有多餘的零錢我便拒絕他,但我突然想到我把錢拿去捐給國外的孩童,卻不幫忙國內的,有種罪惡感油然而生。正當我不斷想著要是國內這個單位的人早點來向我募款就好了的同時,從剛才便在我週遭不時盯著我看徘徊已久的一位男性,在離我三步遠的距離傾身向我小小聲的開口說話。他頂著油頭,瀏海因為髮油而結成幾束,穿著有點泛黃的圖案白T,一件沒有特殊剪裁的牛仔褲,臉上有些許痤瘡看起來是時常熬夜的宅男。「請問你是安妮嗎?」他擠出很尷尬角度五度的笑容問我。我笑著搖頭,他似乎因為認錯人感覺尷尬便走到離我很遠的地方繼續等他的安妮出現。

四點十四分時火車很準時的抵達了,看見JS後簡單打完招呼,便往台中火車站著名的宮原眼科排隊去,我們聊著他到過台中的哪裡還有那些我們早已聊過的話題,雖然排隊的人龍很長但服務效率很高於是很快就輪到我們點餐。由於我們一致覺得百分之百濃度的巧克力可能會很可怕,所以我們點了八十趴的巧克力冰和一球明天會更好的茶口味冰淇淋,並且選了多數人選的配料,榛果、起司蛋糕還有鳳梨酥。口味出乎意料的好,我們再度一致覺得比其他連鎖的國際冰淇淋品牌都更值得這個價錢,也認可了排隊吃的不只是建築或名氣。用完下午點心,搭上上下班時間總是那麼多人的公車回家去。一到家,家人有點害羞但又想努力展現出熱情來招待他,我可以感覺到所有人都很努力,只是礙於從來沒有做過所以顯得生澀。明明JS就用毫無溝通困難的中文在跟他們談話著,他們卻因為畏懼依然無法大方的聊天,不斷要透過我來詢問他甚至開始講起他聽不懂的台語,這讓我覺得很無禮,而這個狀況直到隔天也完全沒有好轉。

隔天早上和父母一起到外面的早午餐店用完早餐後,到由台中舊酒廠改建的文創園區散步看展覽,然後去吃了他來台灣兩年半吃過多數台灣小吃卻從來沒吃過的台中肉圓。接著到勤美誠品晃晃,又搭上公車前往136喝咖啡,我們在那裡坐了一整個下午用中英文混著交談,時而發呆時而一起看GQ時而分享他家鄉的照片,共享了一杯很棒的烤布蕾。坐到肚子餓再走到喬家樓下的道地墨西哥捲餅回味他的家鄉味,他興奮的買了很多巧克力餅乾,邊吃邊感謝我帶他來這麼棒的地方,好的價格好的捲餅好的餅乾好的旅行。因為突如其來的牙痛,讓我無法食用任何的東西,勉強吃了一塊我也很喜歡的巧克力餅乾後便結束我的晚餐。前往火車站的公車上,我們沒有太多的談話,但那種共享沉默的感覺我覺得很好,讓我想起某位前男友老是無法理解一起享受沉默為何物,總是問我是不是心情不好還是在生氣。抵達車站我們互相道謝後便各自上了回家的載具,那時候雖然疲憊但心情還是很不錯。

不料一進家門,我便被嚴厲的口頭警告以及無理的要求轟炸,啊對嘛這才是我家正常該有的樣子,打從所有人答應這件麻煩事那時肯定是誰中了邪。我被這些迎面而來的字句淹沒,無力的上二樓,覺得這個世界真是瘋了,更加敬佩生活在這家裡多達二十多年的母親,暗自決定我要對母親更好更好才行。想當然的這個家恢復正常,嘲諷繼續隨著樓層增加直到我逃回我的房間後終於安靜了。我本來想哭,但這時小老弟進來了,於是我裝做疲憊跟他說我要先睡,他訝異的說現在這麼早睡什麼?同樣敏感的他一下子就察覺我的不對勁,不斷關心我怎麼了好像怪怪的,對此我很感謝,但還是沒打算說出我的心裡話,因為那時候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因為對這個家失望還是對自己失望。把頭蒙上棉被跟他道晚安後就逼著自己入睡,然後被個有猛鬼在其中很可怕的惡夢佔據睡眠。隔天所有的烏雲都散去,一早就出了大太陽。

創作者介紹

Ho'oponopono

fromearto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