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我願意先對自己向來魯莽、衝動行事道歉,從小到大不孝的我在這方面總是令你們擔憂。我不知道怎麼解釋才會讓我們都明白,處在我們之間的時代鴻溝,究竟讓我們的價值觀有多大的差異,又或者說我總感覺我的存在就是要挑戰父母的極限(我們是彼此這一生的功課),我並不是刻意想要跟你們唱反調,但性格使然,格格不入的感覺總是這麼劇烈。

我懂你所說的這些,都是出於一位父親對女兒的叮嚀保護與牽掛,並希望能夠守護女兒的貞潔。

我懂朋友跟男女之間是兩回事,正因為我發現我終於和從前有不一樣的感覺,所以我對此事嚴肅又認真,仔細的審核對方是不是一個能夠長久的對象。但你的「認定」的定義是什麼呢?他說好了的話又怎麼樣呢?

我認為,即便我認定了,他說好了,甚至訂婚了。在這個時代帶給我的所有資訊與我看著別人發生的經驗而言,有誰能夠向我保證,今天我認定了就絕對正確了; 他向我說就是我了,不是騙我的; 法律條文結婚證書,又能夠給我怎麼樣的承諾呢?我想如今父親您年過半百,你肯定也很明白,沒有一件事情是能夠說定的。不過,目前為止我們兩個都是很認真的在看待這段感情。

有那麼多的經驗告訴我們人生的無常與無奈,那我想的,也就不過是在當下好好認真的活著了。盡力去愛所有能愛的人,毫不保留的愛所有我想愛的人,不只是我的對象,更當然是我的家人(雖然我還是沒辦法在這個方面有好的表現)。而同居這回事,不是追流行,而是這根本不是一件特例,對我們來說,是常態,我知道也許在老一輩看來、傳統看來,這不是個良家婦女該做的事。但我知道分寸在哪裡,也知道我現在該做的是什麼事,我用盡全力的投注在課業上,我們甚至連出去約會玩樂的時間都幾乎沒有。期望的不過是在這個除了念書之外不能有其他想法的同時,與我的對象互相鼓勵(我們有太多次被學校課業壓力打敗的經驗 :( )互相教學相長。

傳統當然不一定錯,但它也不是絕對正確。我所認為的交往,與傳統大相逕庭,我認為既然我們都很認真,那勢必的肌膚之親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我是透夠過肢體接觸來得到安全感的人(就像我還是很喜歡擁抱你們一樣),若連父親你都要告訴我你是處女主義,那我也就認了。我知道即便再怎麼小心都還是有意外,所以您也別太擔心,我們在學習上面已經幾乎用罄我們所有的精力,沒有多餘體力去搞其他的了。

長篇大論,求的不是你的認同,而是你的理解,我已經知道我們不可能能夠完全認同彼此的想法,所以我盡力想要讓你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好讓你能夠多一點放心。但若是我的想法還有很多我因為太年輕而未能看見的謬誤,希望父親能夠不厭其煩的點醒我,我萬般感謝每一次你對我的教誨。

我真的知道我現在要做的事是念書,而我也很認真很努力的在做,但我不希望我的青春除了念的也不怎麼樣的書之外,什麼都沒有留下沒有成長。

這似乎是父親第一次對我留下的提醒與叮嚀,我實在覺得這種感覺很棒,很溫暖,謝謝你,或許在你有空之餘,我們能夠持續分享彼此的觀念想法以及生活近況,那勢必會是很棒的相處模式,因為我總覺得我不夠認識我深愛的父親。

 

祝 身體健康 

創作者介紹

Ho'oponopono

fromearto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