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要替完全沒有露過臉的花兒們來寫篇文。

事實上,它現在是死是活,我完全沒主意。

 

還記得是在從東海書院冒險回家的那天,大概是上上個星期六吧。這大概是我最快在to do list上劃掉的一件事情,出發的前天,在網路上看見了東海書院的消息,心裡本來是這樣打定的:趁著天氣非常好的週日,試著做點自己沒做過的事情。不過最後還是由MM開車一起同行。

只見老闆坐在門外那台摩托車上,毫無表情不發一語的盯著艷陽下從遠處走來的我們。MM悄悄的看了我一眼,我小聲的回答她沒問出口的問題:「放心,我在網路上看過了,是老闆。」老實說,我心裡其實緊張要命,還暗自感謝不是自己一個人來,不然我可能會打道回府。

性格老闆跟著我們踏入屋內,空間不大可是充滿舒適感,濃濃的咖啡香直竄入鼻腔內,書香和著咖啡豆子的味道,濃厚到讓人暈眩。隨手抽起書本,毫無目的的翻翻看看。只可惜,我的同伴過不了幾分鐘開始焦躁,問我哪時候要回去。改天,改天,總有一天我會再來的。

 


 

回到家以後,滿腔的熱血,對於自己好不容易又多了點新嘗試感到不亦樂乎,是阿,要做些挑戰要多大的勇氣吶。這麼安逸滿足於現況的我,開始學著在放學回家的時候換條陌生的路走,朝向這種無知的恐怖情況,算是莫大的長進了。

趁著這股氣還沒退,馬上要了幾顆向日葵種子準備種植,種向日葵可能已經在清單上兩個月了。盆栽、土壤、種子,忙了一番後,終於挖開潮濕的土壤,小心翼翼的把五顆種子分別放進去,蓋上土滿心期待隔幾天後能看到它冒新芽。

結果到現在,都過了一個多星期,絲毫不見長進,旁邊的小草倒是非常韌性長的翠綠,說到底那五顆種子現在是什麼情況,在土壤裡面我也完全不了解。所以從頭到尾我只拍了第二天那盆"土壤"。

Dear 從未謀面的向日葵們:

  雖然無緣跟你們見到面,但我兀自的瘋狂愛著向日葵。阿罵昨天跟我說,她又多種了幾顆下去,現在我把盆栽都交給她了,她是個種菜達人,比起我這種連綠豆都種不好稱不上農夫的農夫,想必是更能讓你們健康成長,我現在只期待你們能快點長出小新芽,別再讓我每天面對著充滿白色蝸牛殼、來路不明的小雜草還有一堆開始挖洞的噁心螞蟻。

 願你們健康的成長。

創作者介紹

Ho'oponopono

fromearto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uby820513
  • 死因:種子已經乾掉了 (!?)

    我不知道到底怎麼樣,這是阿罵給我的交代。
    連個頭都沒看見。byeby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