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一切都要歸咎於我那很難滿足的安全感吧!整體來說我這個人是這樣運作的:偶發事件→思考→懷疑→鑽進自己製造出來(或許根本不存在)的牛角裡→更懷疑→想太多→無法信任。

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這樣在腦子裡打轉的。會意到嚴重性,是從這次久久逃不出來的經驗所開始。

我嚴重無法信任別人,沒有安全感這種東西。

我佔有慾非常旺盛。

我很容易活在過去的美好不想接受已經成形的事實。

自己承認也明白有這些問題,雖然目前努力想要克服,很吃力,有點障礙。不過我也知道,要有安全感,首先就必須相信對方,你自己都不肯信任別人,別人要怎麼相信你,這道理我是懂得,也聽得多,但很多事情實際做起來真的跟嘴巴講講隨便嘴砲差多了!

繼續加油。

 


 

不愧是A一口斬釘截鐵的點出我之所以對他最能感到安心,哼他老大自以為還毫不害臊咧!哈哈哈哈哈哈。『因為我們彼此之間有距離,適當的距離。一種不會太近卻不會太遠,剛好的。』不可否認,一點錯也沒有。雖然已經試著向很多人吐過的那件鳥事,可是一直到你跟我說完,我徹底才感覺到,是該放下了。這我知道,也求不了什麼,只是,看著他好好的從你眼前走向墮落,卻不能拉住他,有一種非常無力的失落感。就算泳圈你丟了,他自己選擇不接,溺死了,會有一種,他死了跟我也有很大關聯的感覺。是該停止留戀,雖這麼說但還是非常惋惜,多麼美好的一個曾經。我想我會記得一輩子的。

雖然不是在告白,可是很接近了,有一種很害羞的感覺 (blush)。字面上來說也是告白,但目的不是要成為男女朋友那種。還好有你。呃,我應該不會越陷越深吧?摁哼。

老大你不會介意你是插播吧,哈哈哈哈哈哈。原諒我喔!


 

剛才接到電話,哈哈,萊先生尷尬的弄錯人,不意外,他不知道我的電話我什麼其他訊息也都沒有留給他,想當然爾,絕對不知道我是誰嘛!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後不知道什麼原因,怎麼會有人想跟自己搭訕的對方說:「我不是每個人都搭訕,你是我第一個搭訕的對象,請你不要把我想的很隨便,我當下超緊張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電話另一頭簡直笑翻,你根本是太緊張才會都實話實說了吧!

不過倒是一句話就戳破解決我的牛角尖了,這點,幹得好!

那天噗浪上說『男人們鼓起勇氣搭訕你覺得很正的路人吧!那會讓路人爽一整天的,但記住別太白爛。 (rock)

仔細一想,好像總共有四次。每次都很奇怪,這次大概是最正常的狀況。第一次是被小混混搭訕吧,那種騎著改裝車雙載,會在你旁邊繞阿繞阿的喊:「阿妹,給不給虧?」我其實很害怕,頭低著什麼話也沒講的快步走回家了。

第二次是走在路上,一台休旅車載著一群年輕男子,那時候他們等紅燈,我正過馬路要去小七,駕駛開窗揮揮手意是要我過去,剛好那台車停在小七旁邊,我就稍微靠近一點點(還是有距離不算近),後座男子就興奮的說:「欸還真的過來了欸!」強烈感覺得到整車散發男性荷爾蒙,要是被抓上車就危險了那種。他們弔兒郎當的說:「他說要跟你要電話!(隨手指了個人)」我笑了笑:「我沒有電話。」轉身就走進小七了。但我也沒騙他,那一年我國一下學期,還沒有手機。要是給家電他們打來被阿罵接到,他們絕對不敢再打第二次了,哈哈哈哈哈哈,所以為了他們著想我並沒有給。

第三次是無名上,是個以非常奇妙方式存在在我人生裡的人,我確實給了他即時通,他也加我,但知道我對他沒興趣之後,還是每天殷勤著對著隱藏(不是針對他)的我噓寒問暖,不著邊際的問候。但更奇怪的是,我要是給這些招呼回應,他卻一點也沒很激烈的反應。兀自不管我在不在線上,上線後總是會看見離線留言,諸如此類「今天的雨下的很突然,你應該沒有淋雨吧?」「早點睡喔,晚安。」...我回不回應他似乎已經不是個重點了,總之是個奇妙的傢伙。

第四次就是萊爾富先生。

到此。

 


 

PS : 我的手因為被診斷出「因電玩手指使用高速度頻率太多而罹換鼓膜發炎」,剛才又暢快痛快的聊了一整晚即時通,打完此篇,開始痛起來了。真是白痴。

創作者介紹

Ho'oponopono

fromearto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uby820513
  • 我忘記打感謝A先生的那段了,對不起吶,我知道你寬宏大量會原諒我,還說我手痛快休息,所以明天再補吧!哈哈哈哈哈,我要下樓去了。A君!!! 真的是非常謝謝你。
    而且對於今天意外聽見的坦白內心話,算是給了我定心劑,我也是那樣子看待你的。

    版主回覆:(07/25/2010 03:43:09 PM)


    昨天進行了整天的MEN'S TALK*3
    呼呼
    威寶停不下來
  • 飄
  • 跟妳完全相反,
    我相當輕易就可以信任每個人。

    版主回覆:(08/02/2010 04:04:39 AM)


    雖然這樣危險,
    但我真羨慕你能夠這樣。
  • 阿墨
  • 我也有一次與你第一次相同的經驗。
    但不幸的是那是我跟他分手的那天我走回家的路上。
    我差點就ㄍ一ㄠˇ髒話了,但隨即想到社會版頭版而作罷。

    版主回覆:(08/01/2010 02:01:51 PM)


    幸好你作罷。
    那種經驗真的很不愉快,我非常害怕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