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蒙上眼睛跟耳朵,暫時離開世界的醜陋。即使這樣會連美好的都一併沒辦法接收,沒關係,只要當我拆下來的時候,一切都是美好的就足夠了。

瞎操心 瞎操心 不是瞎子才操心
瞎操心 瞎操心 猜來猜去發神經 只是瞎操心

鄉愿的以為我們還小,他媽的,再一年也是刑法認定的成年人,再沒有內容知識的腦袋也知道怎麼回事。

即使A苦口婆心以過來人的口吻勸我,可是對不起,偏見的雜草早已經長了好幾年,不是幾天內就可以割除乾淨的。清除的速度已經比不上發草了。

創作者介紹

Ho'oponopono

fromearto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