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禮拜前,好友在即時通裡隨口問起我要不要與她一起去百貨公司打半天的工,正好我剛掏光口袋的錢,想也不想就一口答應了。

前天,糊里糊塗的上完租稅法規(這堂課的此時,她正在隔壁空教室吃午餐阿),麻煩阿墨幫忙告知體育老師我請假之後(感謝你了),偷偷的翹掉體育課(哈,這是我第二次為錢翹課了),搭車出發。她一路嚷嚷著昨晚與大殊怎樣怎樣聊得多晚,現在有多麼想睡。一上車,我告知她你就安心的睡吧,到了我再叫你。非常放心的,沉沉睡去。

大致上學會怎麼做之後,我們兩個窩在堆滿周年慶化妝贈品暫時當作倉庫的逃生梯裡,起先兩人誰也沒有開口的,過了一個多小時,不知誰先開啟話題,聊得越來越起勁。我鼓起勇氣問了一直想問的問題,不料,竟然出乎我意料之外,她告訴我了。突然間,在這個又悶熱又狹窄的小空間裡,兩人盤著腿對坐,瀰漫著一股很難以形容的氣氛,不是尷尬又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其實,是也不訝異得到的答案,令我嘖舌的是原來我在她心中有這樣的地位,好讓她能夠安心跟我說。無疑的丟了顆震撼彈在我心中。

一直以來,我抱持著母親教導我的那份觀念『朋友只是一時的,沒有永遠的。』正是因為如此,在這之前我所交的朋友真是一時的,當然,我交朋友的那個當下就是這種出發點,沒有想要付出,所以沒有收穫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每過一小段時間,身邊的一圈朋友總會換成另一圈,那時候我覺得無所謂,反正我並沒有真的敞開我的心胸,也沒有透露任何我內心真正重要的事,當大家在交換心事時,我總是講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沒人問起就什麼也不說,就算問起了也只是言不及義的講些表面情形。直到國三,我身邊的朋友圈才定下來,然而最後跟我相處得來的人都跟我原先設想的相去甚遠,不是什麼功課優異的,而且愛情觀人生觀還很異於常人,可是和他們相處的時候,沒有壓力沒有背地裡的競爭,想到什麼說什麼誰也不諱言,不爽的時候就罵幾個髒字。我最欣賞他們的獨立,這樣一回想赫然驚覺,他們的家庭都不是完美的。

五專後,接觸的人事物突然一下子的增廣,一點一點的影響著原先的我。如今,我不再信仰母親所灌輸我的那套定律,我相信只要我肯好好的相信對方,自己主動點有什麼關係?人生裡是不能缺少朋友這塊的,跟家人就算血再濃,有些事,還是沒辦法說出口。這種時候如果有信任的人能夠傾訴,即便無法改變現況只是安慰你聽你訴苦,亦或是與你討論,就會有一種起碼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的安心感。也不是全然否定母親所叮嚀的,睜大眼睛看清楚,哪些人值得與之為友是非常重要的。

朋友要讓我稱之為好友還是有點難度的,心牆又厚又多道(重要的城府當然需要堅固的圍牆),不是這麼輕易可以踏入。但這些好友們,就算有時候我會好厭惡某些我完全不能接受的小地方,可是他們讓我喜歡的更多於這些討厭的。我以為我有多冷血無情,不料婦人之仁,他們好多地方可愛的讓我願意容忍這些小缺陷。對於友誼,我還有非常多要學習的。

創作者介紹

Ho'oponopono

fromearto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