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嚮往一處詩意的棲居地,都渴望真誠無妄的活著,都希望這世界值得相信。我們這樣很貪心嗎?-凌性傑《所有事物的房間 - 自序》

不,我認為一點也不,如果我們自己做得夠真誠,也讓人值得相信。那我們就夠資格去要求別人。如同遲到的道理,因為我準時,所以可以要你別遲到這樣簡單而已。至少我目前是這樣想的(又是替自己的沒自信變相辯駁)。

創作者介紹

Ho'oponopono

fromearto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