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認為自己是一個過於膽小的人,而這個膽小我想是源自於沒有自信。從我瓜瓜墜地那一刻起,我就注定永遠要比別人還要小一號,長大後母親說起我是早產兒,出生的時候因為體重過輕住過保溫箱的,她說她一輩子也忘不掉,當她用盡全身力氣把我從她體內成功擠出來,同時傳進她耳裡跟我耳裡的第一句話是醫生對我的評價與祝福「短小精幹」。而現在看來這四個應該是稱讚的字,卻在往後的成長時期對我造成些微困擾。

就學後,不管幼稚園國小甚至是國中,凡是需要列隊排座位的時刻,我總是不需要花時間與其他人比較身高,毫不懷疑猶豫的走向最前端等著身後的同學互相較量,完成排隊。國小是剛能開始比較完整表達的年紀,也因為不知道甚麼叫做心機人情跟禮貌這些世故的東西,時常同學脫口而出的玩笑話就這樣像把利劍的射在我也還單純還不能原諒理解甚麼是玩笑話的心上。甚至是逢年過節一家人與親戚朋友見面,能聽到的問候就只有「你怎麼都沒長高沒長大?是不是沒有認真吃飯?弟弟都要比你高了耶!......」等等諸如此類他們笑著隨口講講,卻不知我心裡有多不舒服的言語。就這樣一直到現在已經大二了,因為身材比較嬌小,還是時常被誤認為國高中生。

我常常因嘲笑而沮喪,母親最常用來鼓勵我的話便是『人小志氣高』,要我努力做每一件事情,告訴我即便身材不如人但其他方面表現得比他人卓越就會令人刮目相看。遵循著母親的建言,盡心盡力的想要表現的好,表現得令父母親能引以為傲。但不管我怎麼調整心態,最終都會回到同一個難題,我沒有自信。不論是走在路上、上台報告還是小至跟親戚講話、去商店買東西,覺得自己隨時要被嘲笑的念頭時常浮現,總是擔心我是不是表現得像個小孩還是對方誤以為我還是小孩。

所以對於有自信而且可以自然去做每一件需要面對大眾事情的人很是欽羨,他們總是舉手投足之間都那麼的充滿自信,自在的抬頭挺胸走在街上,上台報告就算沒有準備完美還是可以流暢的應付題目,跟陌生人說話時也不會總是畏畏縮縮的,不需要他人的肯定。他們在我眼中充滿了魅力與光芒,我看著這些因為認同自己以自己為傲不懷疑自我的人,決定要效仿他們向他們學習。

於是我先從可以輕鬆面對的書堆下手,找來很多勵志書籍名人傳記,開始一一閱讀。隨著年紀增長,漸漸可以理解那些在慘綠少年年紀時的心結,都是可以解開的。而因為一直遵循著母親的教條,盡力去作好每一件事,使得我透過其他方面的被肯定,彌補我因身高不足而失落的那一塊。如今,我再也不需要去渴求誰的肯定,我自己肯定了我自己,似乎開始從鏡子裡看到薄薄一層圍繞在我身旁的金色光暈。

創作者介紹

Ho'oponopono

fromearto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